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二十一 为笼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军队驻扎在城外,薛远带着拓印下来的河道图造访了府衙。他想帮我找到莫须有的来处,也顺带捎上了我。

人果然善于适应,我起初还会找墙上的电灯开关,现在已经学会摸黑点灯。只是每次醒来时总希望看见自家熟悉的天花板,但一睁眼便落空。

目前看来归家无望,我得先在这里好好活下去。

用来认字的医书是从袁大夫那儿借来的,他夸我悟性好、学得快,一副很欣慰的样子。我心虚地微笑,在心底默然回答,有没有可能,我本来就具备一定的文化基础呢。

不过这文化基础在老祖宗的智慧面前的确算不上什么,很多都需要我从零开始。想当初经济来源稳定之后我就躺了,像渡过九九八十一难直接成佛,没想到如今又要开始为了生存拼命求知,真是老夫聊发少年狂。

幸好眼前有一个薛远,不至于真的浸入式重新体验青春期的苦暗。

薛远大概也在自渡难关,我见过他发自内心地笑出来是什么模样,便能看出此时他脸上难见真实的笑意,待人接物时的微笑大概只是出于礼节。

袁大夫忽然出声:“你总盯着他做什么?”

我被抓了个正着,吓得在纸上撇出一条墨痕,紧急找出一个话头:“侯爷他没什么大人物的做派。”

袁大夫听了,捋了一把花白胡须,悠悠道:“他自小上天下地到处跑,比平常人家的孩子还要野,跟皮猴似的,侯府几重院墙都关不住,如今这模样算端着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