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二十二 斜阳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军中非常艰苦,打起仗来会死很多人。”薛远耐心解释,试图将我劝退。

这我自然也已知晓,当初在现代看纪录片就心惊胆战,没想到有朝一日会主动奔赴。

因为这条路越是艰难,我就越放心不下薛远。后世将他誉为武曲星,但他又不是真的从天而降刀枪不入的神仙,他是有血有肉的、会迷茫、会悲伤的人。

如今他才十五岁,少年时代的丧失与动荡总会格外刻骨铭心,并且后患无穷,就算当时当下将其压抑,也会在多年后的某个时刻追上来将人击穿。

当然,薛远的心理素质比我的强了许多,我也没有能够为他扫除一切忧患的金手指,只是一厢情愿地觉得,他至少需要一些陪伴。

又或许是因为我自己,我猝然来到这样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做不到毫不软弱,不愿意离开他。

我调度出压在心底的低落情绪,抬起双眸,盯着他不放:“可是,我只认得你了。”

薛远像被这句话噎住了,没再看我,目光到处飘忽,终于点了一下头。

我松了口气,很诚恳地道了声“谢谢”,又默默地为利用他的同情心道歉。

其实这算是在我的意料之内,毕竟后来的薛远提供过剧透。

他说阿玉是“重要的人”,但究竟怎么个重要法,我无从得知。好像手里拿到一份参考答案,打开一看,解题过程只写了个“略”字,全靠我硬着头皮主动发挥。

袁大夫听说我要留下来,欣然允诺,似乎已经把我当成了他的学生。他年纪大了,视力有些不好,这个时代又没有老花镜,纸面上的工作索性让我代劳。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