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3)

芸欢与宋嫃相同,想要什么,不计手段地要,不知廉耻地夺。这是她后来知道的事。

初一是好护卫,是好男人,这也是她后来知道的事。她占据永安宫的床,与他做宋嫃与她与宋峥做的事。她翘起脚,蹬他只臣服于她的头颅,力道没轻重。初一曾隐伏于汀洲,方凝神以待,一丛芦苇扑簌簌,小刀悬指待发,轻盈盈点步而至的是只水鸟,白得像他远去的故乡。他偶尔讲些类似的小事,粗嗄、零散又磕绊,她凭心情听听,等他如白鸟埋入芦荻,或温情或热烈啜水。芸欢牢牢抠他的头,死命往里拔,闭眼想另一颗头,渐渐起了感觉,温吞又不情不愿地,像小姑娘抽噎,水鸟在洲边啄水,涟漪扩不到湖心。他至酣醉时,她总是清醒冷酷地蹬开,淋得满身干巴巴硬套的快活。

齐国的谍人在象姑馆挂牌,还有好些优伶,芸欢相机寻乐。少数得趣的一次,两个醉酒恩客误认她是相公,两头消磨,滋味很好。鸨子干瘪,有的龟公上年纪,但技巧老道,她也喜欢。初一帮她遮掩,没人知道。可他们都比不上宋峥,芸欢要不够他,单是想想报偿,她整个就熟烂了。

她常点情香,一夜夜愈烧愈密,一奁不入流的小玩意也可爱起来。玩角先生呢,易饱胀,太快登顶,太快空虚。缅铃像长熟的糯米牙,小口吃肉,蝉鸣细瘦,有一番雨后诗意,也只是诗意。雨茸茸轻搔湖心,洲上缀白鸟,抹去羽衣,化女身。他们都说她似菩萨,躺卧雨中,却似华色未悟时。她披雨磨着她的身,指甲尖而灵敏,芸欢吞下水鸟的头颅,雪白的颈牵摇缅铃,远之八表,八表同昏。她昏酣欢叫,郑宫鬼影次第俯临:良辰吉日,红衾上,新嫁娘割指涂帛,惦记她不敢画的一对眉,扯拽铃铛,有如夜深。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