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2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2)

芸欢要么闯进不该去的地方,要么不合时宜地闯进可去的地方。

郑宫不及卫宫富丽。郑王与帝君,祖上是嫡亲兄弟。余荫不堪消磨,郑王姜子期素无大志,居常有如潇散文士,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文气胜于王气,比起春秋鼎盛锐意兴革的宋峥,确显出一派颓相。宋峥方高举虎符、盖下王印,姜子期亲刻边款,画上留名。芸欢日后细想,郑王命不得紫微,文人也不该做,他原没有争的心。

不记得哪年哪天,齐质子燕熙约好教她与燕姬放纸鸢。她不许任何人哄瞒敷衍,硬使脾气出了宫。那年燕熙也才六七岁,论心眼,芸欢不及其半。他偷偷带她上车舆,直往郊野,三个时辰后卫国兵士由此扑向王廷。计成,他可在宋峥眼下另得一份机遇。走了不远,车马受人冲撞,芸欢额头碰肿一块,担心遭人奚落,又支使他送她回宫。燕熙一向是拿她无法的。

那些年,宋嫃身骨不佳,纵有美人争风斗到跟前,不大过分的,她一概没心理会,平日装扮素简,显怀以后,少只钗子也好。这日宋嫃早早起身,挑着陪她嫁来的一屋珠翠,眉妆画了又洗、洗了又画,婢子取螺黛的手抖颤不已。至若唇脂乌膏,试过千百般浓淡,无论增减,概不合意。芸欢怕她责骂,窝墙角偷看,不觉睡着了。

远郊骄马南驰,土埂稠叠胭脂血,梦中隐闻枪风飒飒,芸欢惊醒了。时近隅中,宋嫃蘸湿帕子抹净颧颊,白面上唯绛唇一点,瘦骨高突,似银枪红缨,她移来螺黛,尾指虚虚描眉,竟不取分毫,忽而转首朝向芸欢。枪风从芸欢背心搠出前胸,她有几分迷糊,以为魇住了,又捂眼睡去,做很淡的梦。梦里有很浓的宋嫃,她扳住芸欢的肩膀,脸糊上来,似贴加官时的黄纸,美人眼只剩一对窟窿,芸欢只觉那湿纸要揭下自己的眉毛,边后退边哭叫。宋嫃镇静至极,十根枯瘦手指又把芸欢钩过去。宋嫃身后莲叶田田,父王正剥莲子吃,芸欢想他不多久又能摘得妙章。宋嫃猛地扭过芸欢的头,叱问:“你看什么?看他……你看他?你同他有什么干系!”奇怪,芸欢印象里的阿娘是和善菩萨。菩萨阴阴一笑,温柔勾画芸欢的两弯眉:“别看他,瞧这儿,这才是你父王。记着你姓姜,不是姜子期的姜!藏严实,死也别给我出去!”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