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5)

(十一年前)

榆州地近南疆,方圆百里尽是破墙烂瓦,接连向拥,似色泽陈黯的平川。

平川内唯一枝出挑的尖芽,便是跻身街坊的谢府:说气派不假,合着是侏儒里挑高个儿的气派;说精巧也不离,却是一番荒年里粉饰太平的精巧。有幸赴南云主家长长见识的子弟爱拿此来显摆,显摆罢,免不得目露失意与轻鄙,很有些小人的穷酸相。但穷酸得不无道理,即便在此处高人一等、傲视群雄,比之南云谢氏,榆州谢氏就是彻头彻尾的笑话了。

旁支与主家譬若枝与干,枝生得好,于干是增了颜面;枝条旁逸斜出,俨然群魔乱舞,却不会有人怪罪干生得不正。谢怀安这一脉,不巧应着后一种情形。

如今回思,大靖洵丰二年开初就逢了凶兆:朔方駃雪成灾,枯骨在在;前朝慕容氏遂举事于西陲,势不可摧。小暑前后,渝水决堤,榆州罹难,饿殍遍野。青黄不接之际,榆州猎户在蒿庐前悬滴血的狗头,谢府的境况尚不至此,但也打发走一批仆妇。

谢怀安系庶出,家仆刁滑,以致他在夜里摸熟了连着厢房与药庐的路。往返一趟约略半炷香,不很费时,但一呼一吸却只在顷刻,人事之变亦然。末次端药回去,他唤作“姨娘”的女人睡得沉了,他看药碗业已凉透,怯怯去勾她瘦如柴棒的指头,不见动静,忽地湿了颊。

守灵头日起了坐丧的妖风,扰得白幡忽起忽落,影子跟着一摇一荡。仿佛梁架上有一只倒吊的厉鬼,乱发倒垂,在地上来回拖动。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