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4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4)

(洵丰十三年)

祁山在谢府以南数十里,高万仞,削云翳,巍巍入九霄。谢氏先民取中庸之道,祠堂居半山,于此远眺堪可揽尽南疆山川。

谢怀安上次入祠堂亦在孟秋。是日秋雨暂罢,山岚未却,落枫如一卷长毡铺满山径,剑侍沈一从家主行至山腰,一路无声。

须臾,谢怀安驻足于祠堂前,沈一即奉雪裘助他披上。他的面容几乎比狐裘素白,白得和悬在眉梢上的恭敬一般虚假,乃至笑意落不到实处:“之后的路,你就不必跟着了。”

沈一负剑而退。谢怀安目送这条常年缄默的谢家的影子离去,至他缩成山间蝼蚁,回身步入祠堂。

或因居于山林,祠堂阒静幽寂,萧索如凛冬。这寒气又蜕变为森森阴气,隔衣刺骨,令他重拾曩昔“亲戚”看他的眼光——同样沁凉、且无孔不入,仿佛给人搭建一座水牢,合该是他一介旁系子弟的归宿。

谢怀安每行进一步,此重逆氛更浓一分,待到里间,四壁所绘的十八罗汉竟也如罹邪气,面如鬼厉。内陈谢氏历代族长灵牌,他不行拜祭,径直走向离正中观音像最近的一块,饶有兴致绵视片刻,取出瓷瓶拔离木塞,朝灵牌上端方字迹浇去。灵牌“嗞嗞”冒起白烟,昭焯笔划辄被蚀得残缺不堪。他赏罢根本不可辨识的“承南”二字,抬步绕至观音像后的狭隘空道。

此处久无访客,蛛网暗结,唯一尊仿古铜鼎香炉擦得锃亮。谢怀安扣住双耳一旋,沉闷隆响震得整座祠堂隐隐惴栗。石壁互挤,扯开条仅容两人并行的豁口,他记性向来不错,仅跟谢承南来过一回已昭晰其中机要,轻而易举破解数重机括。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