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返回

搜索 繁体

半身素衣

半身素衣的全部作品集

落世之劫

言情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女 / 现代 / 中H / 正剧 / 温情 / H有
于睡梦中将那个男人啃食干净,自此,她成为他梦境的一部分。却从未敢开口告诉他,真爱如是。
“芮芮,记得给我洗澡。”真把一切当成梦,重逢再见,醉后他迷糊的开口要求。
看他满脖子泪水满身汗水,叹口气:“好,我的劫难,是该改名叫洛世劫,我都躲了这么远,还能跑到这儿巴巴的来折磨我。小笨,我不喜欢迁就,却用最干净的真心为你妥协了很久。喝口水都想你的那段时间,我熬过去了,就算是我不光彩在先,我也都还完了。就当我生不逢时,爱不逢人,所到之处,皆是命数。为何你一出现,我就满盘皆输。”低头看怀中人,眼角都写着不满,又觉心疼,小笨,怎么如此委屈?可是过得十分不开心?
临睡前拉着她的手:“芮芮,若是我把你气走,可会带着亦欢嫁给别人。”
“会。”她狠狠答。
“那我就放心了。”
“小笨。”愤愤的捏了捏他的脸颊,“我怎会丢下你,让亦欢叫别人爸爸。真是奇怪,见到你之前,她从未叫别人爸爸,见你第一眼,居然就叫你爸爸,可知我又疼又气又满足。”
“是芮芮太过分,阻隔我们父女相见。”将她的手搁在心脏跳动的地方抱怨。
注:本来这是上一本《素衣染尘》的一个番外小故事,结果,一不留神,写了十几万字,算了,当另一本发了。看过上一本的人应该都知道,我不断更,不爱第三者,就爱两人无尽的痴缠,这一本依旧如此。电脑的文档已经完结了,作为强迫症的我,已经反复看了数百遍,挑错别字。虽不能做到尽善尽美,但是,把我能给予的最美的文字,给你们。由衷的谢谢你们,爱你们。

素衣染尘

言情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女 / 架空 / 中H / 正剧 / 温情 / H有
世间女子最朴素的愿望,也不过是遇一良人,你赠我一世深深意,我还你一场切切情。
本是无意的一场重生,遇到一人,毫不犹豫将他吃干抹净,未了才发现,已深陷于他,自此,四下无他人,入目皆是你。
我亦知晓,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总是把我最好的时光。
“相公。”
“嗯?”
“可有生生世世供我祸害,此生不够,来世依旧。”
“小妖精,给你,此生是你,来世是你,生生世世都是你。”将我转至怀中,双腿环着他的腰,低头啄了我一口,“小妖精,为夫长篇大论,被你一句折回,如何补偿?”
“相公,妾身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拱手相送,万贯家财、以身相许,这身后屋,身前人,人中心,心上最后一点痴情血,妾身早就交付与你。为君一日恩,莫负妾身百年身。”
“小妖精,你可是山中修行千年,只学这等绝色情话,骗为夫这凡夫俗子一颗赤诚心。”
“三生有幸,能遇到相公这等倾城之人,午夜梦回,执君之手,都倍感温柔,仿若耗尽一身力气,才换来这片刻相拥。好似时光用一日少一日,醒一时短一时。恋君之怀,感君之恩,恨不能给君之更多,与君同忧,恐万分痴情不过一场空。却又贪恋这世俗红尘,纵然万劫不复,相思刻骨,妾身皆与君同。”
他眼中满是浓烈的柔情,似要在这飘摇的秋千之上,用双眼将我炼化,而后承载于心,“小妖精,我要你此生此世都留在我身边,任沧海桑田岁月如梭,都不可用你那穿越山河的利剑,刺穿为夫这用情至深的心。否则,为夫就带着你封印的骨血,永生永世纠缠你诅咒你。”
这永生永世,可否一直在……

墨然于心

言情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女 / 现代 / 中H / 正剧 / 女强 / 温情
归国是黄昏,雪还在下,肃然下了飞机就赶至会所,查看财务报表,聆听负责人汇报经营情况,分析亏空原因,也不是什么大事,本来也不指望这里赚钱。从暮色出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车子上已经覆盖了厚厚一层雪,踩在地上都嘎吱作响,司机要送她回家,她直接要过了车钥匙。风刮在脸上有几分疼,她紧了紧羊绒大衣,搓搓手朝车子走去,还是感慨,真的好冷,只想回去泡个澡安睡,想起今日周五,不知道那只猫会不会在家,看到她会不会惊喜?这只傻猫,一定要委委屈屈的抱怨把他丢下这么久。嗯,真有点想他,这种天搂着他睡,应该挺暖和。
跺了跺脚,刚准备拉开车门的时候,有人忽然从背后抱住自己,带着刺鼻的酒气,冰凉的鼻尖够着她的脸摩挲,她一怔,一个熟悉的声音贴着她传来,带着几分哀怨的祈求:“然然。”
心底一软一酸,叹口气转身准备抱他,抬眼看他居然还是秋天的装束,只穿着西服和衬衫,低低的骂了一句,脱下大衣裹住他,感受他软软无力靠着自己,一惊,手落在了他额头,果然烫的吓人,凝神细看,整个人冻得像只饥寒交迫的丧家犬,哦不,流浪猫。又骂了一句,抱起他就往副驾驶塞,替他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发动机还未热,空调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热,开了座椅加热,才将他的双手捧在手心里揉搓,凶道:“陈墨,这么冷的天,你不知道多穿点?在外面等了多久?”
“好久。”
“不知道去里面找我吗?不冷吗?是不是傻?”
“他们不放我进去,非说你不在,你电话也打不通。”他委屈的十分到位,张开双臂:“然然,抱。”拉着她的胳膊撒娇:“不冷,冷了我就喝口酒,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喝酒也不暖和了,还好你出来了,不然我就要站不住了。我想过了,你再不出来,我就躺你车子边。”
刚想抬手敲他,又被他的可怜样打败,只得落在他额头揉了揉:“墨墨,你简直是胡闹,我送你去医院。”
心底一叹,终归,要败给这只猫了……

唯慕君安

言情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女 / 现代 / 中H / 正剧 / 温情 / 温馨
在机场,终有好事者问她,可否家庭出了矛盾?
她一顿,看看半点动静也无的手机,冷静的开口:“我曾遇到一位先生,看穿我虚无的光环,待我如常人,对我照顾有加,护我人情世故之外的天真如初,便是一别两宽,我也祝他前程似锦。”说完走人,脑中却盘旋,肃清,没有我的前程,可会觉得,不那么累?
经年之后,溃败的还是他,傻妞,这世上有太多的南辕北辙,却又有着无数殊途同归的结局,好恶之于你我,不过是两岸灯火,曾经你爱拈花浅笑,我爱把酒言欢,从现在起,我陪你,看尽岁月枯藁大漠广浩。是我的错,假装圈外人,一直让你独自面对这些,你都将自己交付于我,我又怎可置身事外,牵你手,我便算半个圈内人,虽不能时时护你周全,却该尽力陪你面对这流言蜚语的刺痛,我替你挡一半,可好?
她白衣胜雪,傲然独立,我的男人,承干坤之正气,立天地之威仪,自是成竹于胸,我愿他所行风雨无惧,一往无前。
(这本有点一时兴起,本来因为疫情才重新拾起文字,未曾想二月至今,一发而不可收的往下写,过了某个年龄,对事物就有了更深的执着。男主肃清爱茶,写到几万字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还是不能更深的描绘,于是乎,我就跑去考了个中级茶艺师。晚间常常强迫自己来回梳理文字,看看逻辑关系和错别字,这大抵就是一个强迫症对文字最大的尊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