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返回

搜索 繁体

我爱吃冰棒

我爱吃冰棒的全部作品集

末世圈养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美人受 / 强攻强受
在末世,貌美的人最后总会沦为玩物。
不愿意暴露异能的迟晏选择了只吃鸡儿不吃苦,每天装得乖乖的给男人泡绿茶。
谁知道关皓根本不吃茶,只想吃他。
——
迟晏一直以为自己是在用身体换取食物。每晚被高大的男人翻来覆去地奸弄,被肏得哭着爬走,又被抓着脚腕拖回床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忽然有一天他依靠的对象却说喜欢他。
关皓见到迟晏的第一眼就知道自己栽了。
但是,男人叼着烟,一脸冷漠地想,也不能太惯着他,里子没了就算了,面子总还是要留一点的。
【攻以为自己捡了个老婆,但受以为自己被圈养】
绿茶钓系受 VS 看破不说破酷哥攻
末日圈养梗,1v1,受是双性,奶子是关于从小玩到大的故事
其实是甜文啦~
读者群在vb,欢迎来玩哦~ 【①只接收海棠订阅读者 ②不接收没有一个月以前订阅记录的新读者 ③有片片和福利哦】
【封面来自网络,如果有知道出处的请告诉我,我会去请求授权或者修改~】
专栏有很多完结文:
大肉~:《外卖男孩》《男校里的小荡妇》《弄哭高冷室友bdsm》《家庭性奴》《调教老婆的日常(甜肉)》
剧情肉:《我就摸摸(甜)》《同床异梦(狗血)》《我和我的小美人(慎入,看了会生气)》

幺儿真好吃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年下受 / 美人受
【一受四攻,全家操幺儿,父子+骨科】
叶清是家里的幺儿,作为双性人的他从小就享受着父兄无微不至的“疼爱”。
为了和谐改了名字23333

调教老婆的日常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搞笑 / 高H / 美人受
林风非常非常爱自己老婆莫安黎,可是莫安黎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超级大作比。于是,林风只好踏上了无(愉)奈(悦)的调(吃)教(肉)之路。
老男人和小男孩的故事~

弄哭高冷室友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美人受 / 校园
【调教虐身向,感情甜走心,游戏np现实1v1】
(包含各类道具、鞭打、rbq、抽穴、喷奶、粗口、姜罚、性奴、虐身……攻床下舔床上狠,手黑,不吃这口不要看)
强势舔狗攻 vs 高冷受,舔也要舔得有姿态
宿舍里穆尹的脚不小心踩到了江笙的手,他嫌弃地移开了自己的脚,暗恋他的江笙悲愤难当。
游戏里,江笙将脚踩在和穆尹长得一模一样的好友臀上用力践踏,调弄得他哭泣求饶。
江笙白天在穆尹那里受尽了委屈,晚上便在游戏里变本加厉地玩弄游戏好友。
直到有一天江笙发现室友居然和他玩同一个游戏。
白天被室友横眉冷对,晚上将室友干成荡妇,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读者群:1017160907,有资源福利欢迎来玩~不接收没有一个月之前订阅记录的新读者哦】

男校里的小荡妇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喜剧 / 高H / 校园
一个双性的小男孩,搬家之后转入了男校,被男校的猛男们奸奸奸的清水文
双性小淫娃南初在见识过各种男人的大鸡巴,被轮奸了一次又一次后,只想找个大鸡巴老公恩恩爱爱。
张坤见到一个小男孩,符合他对性所有的幻想,就是太骚太浪了,得好好教育。
结局1v1,冷漠校霸 vs 立牌坊的小淫娃
完结啦完结啦~
广告广告:下一篇,《我就摸摸》
“想吃?”艾锋拿着一枚做工精良的小蛋糕,上面甚至还散发着奶油的香气——在食物匮乏的下城区,这简直是绝世珍馐。
小美人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直勾勾地盯着艾锋……和他手上的蛋糕。
“穿内裤了没有?”
被他养得干干净净的小美人脸红地摇了摇头。
“张开腿让老子摸,摸爽了就给你吃。”
……
冷漠的男人粗声粗气地哄他:“哭什么哭,老子就摸摸,又不进去。”
“把衣服也叼起来,明天还给你弄吃的。”
养媳妇酷哥攻 X 巨乳胆小受

我和我的小美人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高H / 搞笑 / 温馨 / 温馨
皇帝:一个脔宠,被我捡到就是我的了
艾青:……
皇帝:操,怎么老子家底都要被他掏空了
这篇文完全就是因为想写,完结前不会v,靠爱发电 = =
弱不禁风废太子的上位之路
单纯可爱(?)小弱受和皇帝强攻
这篇当然也是“清水”文啦~

父子界限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天真受 / 年下受
强势老男人(?)和他的小玫瑰
我只想一辈子为他遮风挡雨,但是很抱歉我不愿意让所有人都能欣赏他的美丽。
张靖云:狗男人
深情总裁攻 vs 甜心学生受,父子年上,1v1,走心走肾~

直男help直男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美人受 / 强攻强受
【非双性,1v1,双洁,深情面瘫直男攻 X 网恋骗子受】
有人问段玉羽,“你是怎么骗得一个男的愿意用尺子量给你看的?”
段玉羽:“我没有骗他,我只是说我不信。除非你量给我看,要带数字的标准尺。”
“好看吗?”
段玉羽:“……粉色的。”
“他都这样了,你不得给他当老婆?”
段玉羽礼貌地拒绝,“我是直男,他也是直男。”
而这句话恰好被回来的殷子晋听见。
男人皱眉:“你昨晚让我给你口的时候不是这样说的。”
“啊……”段玉羽无辜地眨眨眼,“那个啊,那叫做直男help直男。”
朋友看着殷子晋略显阴沉的脸色,不顾段玉羽的挽留就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