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19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僧灵罗心道,无邪?这名字隐隐听师兄提起过,却时日久远,已然记不清了。却听青灵子轻轻笑了一声,仿佛将手里的木盒放了下来,又层层打开,往杯中斟了酒,道:

“好久没来陪你喝酒了。这是苏州城里,枫桥北街,素来最喜欢你的那位周师傅,亲手造的桂花酿。说来,该叫老周师傅了。”

只听青灵子叹了口气,半晌无言,仿佛慢慢品了品酒,悠悠道:

“酒好酒坏,我倒也喝不出来。可是老周师傅总惦记着你,总是说,常来我铺子里打酒的那个红衣服小姑娘哪儿去了?我朝他笑笑。无邪,我该怎么向他解释,你上哪儿去了?”

青灵子吸了吸鼻子,声音带了点哽咽: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也不喝酒,所以我渐渐也不敢往苏州去了……可是今年春天,我忍不住又往苏州城去,往铺子那边绕了一圈。铺子里只有老周师傅一个人,他生了病,在酒铺里熬着药……说来也好笑,卖酒的铺子熬着药,怎么看怎么透着不对劲……老周师傅说,他上了年纪,生病渐渐多起来了。他指了指铺子角落里的一个座位,问我记不记得,他儿子进宝往日总是坐那个位置——进宝去年得了急病,已经殁了……他又问我,记不记得柜台旁边的那个位置,素来留给码头做事的卓伙计的——老伙计在赌坊输光了钱,老婆跑了,留下一个半大孩子,他一个粗汉不懂得带孩子,先是忘记饿了几日,想起来时又任着那孩子恣意胡吃,竟给噎死了。那老伙计实在受不住,半夜自个儿拿跟绳子上吊,一蹬腿儿去了……如今酒铺里空荡荡的。老周师傅对我笑笑,说他今年六十七了,还能自己走动,自己酿酒,自己操持铺子,自己熬药,也算是上天待他不薄……只是他见你始终不去看他,觉得很伤心。老周师傅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再酿多少年的酒,只怕是,不能每年冬天给你留桂花酿了。所以在院子里埋了二十坛,说是专门留给你的,你这般刁钻古怪,是不是他亲手酿的,一尝就能尝出来……无邪,我替你应了这二十坛,咱们每年喝一坛,咱们还有二十年……”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