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2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穆千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膝盖一软,单腿跪地,勉力扶着椅子支撑自己。他极为震惊:

“那是我和潘神医的对话,你怎么会知道?你不是我父亲,你究竟是谁?”

穆千言心念急转如电,想,莫非面前这人和潘侍年是一伙的,一开始就是在设计我?如此说来,甚至沈故园可能也是被他们害死的?难怪一路上不见任何下人伺候,定是他们故意把我引入堂来做了个局,陷害我杀死沈故园。他想到这里,却更加疑惑,为何这人偏偏要装成自己父亲的样子,又偏偏知道许多当年的细节?

牵机药发作甚快,药性却沁骨无声,不至于立时三刻要人性命。穆千言抬起头,恨到:

“你们——好狠的局!”

穆茂陵笑了笑,摇了摇头:

“这可怪不得我半分。你给莘铁匠下的毒,可没有人攥着你的手往他药里加。你到这知府后院来,可没有人拿着刀逼你跳墙。我穆茂陵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若你不是一心置沈故园于死地,心无旁骛,也不至于贸贸然饮下我这杯毒茶。从始至终,你都是咎由自取,又关我何事?”

穆千言怒道:

“到此时此刻,你还敢冒用我父亲的名讳,当真可恶!”

穆茂陵却极为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叹气道:

“你这一根筋的模样,和星儿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像极了你们母亲。”

他深深看了穆千言一眼,又加了一句: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