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17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半晌,沈星河犹犹疑疑地问:

“端木灵?我的朋友里没有姓端木的啊……”

僧灵罗怕露出马脚,想起会仙楼中沈星河有朋友姓刘,忙上前一步,道:

“也难怪沈公子记不得,几个月前在刘公子处,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当时在下曾夸口过,要访名山,得一副宝物来与公子开眼。如今小人从一深山老僧处求得灵画,又听闻公子生病,恰好这灵画又辟邪去疾之效,所以冒昧求公子一见。”

沈星河日常最喜欢新奇物事,一听是深山访来的至宝,又可以辟邪去疾,忙忙手舞足蹈,哪里还记得去细思是否真的曾经与僧灵罗相识,忙道:

“正好我昨夜遇到了邪事,还快快请端木公子进来,与我看一看!”

僧灵罗心中暗喜,便带着那小狐步入房中。这是一间不大的卧室,墙边立着一张书桌,上面供几支清水茶花,几本薄薄的书册,一个笔架,一旁的案几上放着一张檀木瑶琴,一个金漆香炉,屋子当中摆着一架双面刺绣的仕女屏风,墙上挂着花开富贵牡丹如意图。僧灵罗四下一打量,见椅上床上搭着的俱是水红色织物,沈星河靠在床上,额头上系着水红色抹额,嘟着嘴,病恹恹的。僧灵罗不禁心叹,这年头是什么风气,好好一个男子汉,竟当成了女孩儿一般娇养。

僧灵罗见沈故园站在床边,穿着玉色便袍,正捋着胡子打量着自己与那小狐。算起来沈故园已经年过四旬,若不是留着一把大胡子,眉眼看起来倒像是才三十出头。他年轻时候似乎也曾经是个斯文俊秀的美男子,只是此时不知为何,僧灵罗觉得他打量自己的眼神里,透着几分令人捉摸不透的阴毒劲儿。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