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1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那狐狸叹了口气,喃喃道:

“唉,你无情无爱,座前有我与否,又有何分别呢?”

僧灵罗吻着他,又挺动搅弄了一回,令那狐狸又泄了一次,沉沉在自己臂间睡去了。僧灵罗方才运功大周天,令灵力在四肢百骸游走一遍,再缓缓沉入丹田。

僧灵罗见那狐狸阖着双目,沉睡不醒,轻轻凑在他眼皮上吻了吻。此时夜凉如水,那狐狸微微怕冷,四肢都缠在僧灵罗身上,与他肌肤相贴。僧灵罗知他听不见,凑在他腮边轻轻说:

“何必来世呢?今生若是你肯修佛,我们便——”

他想,我们——我便如何呢?

僧灵罗一抬头,但见月已西斜,时辰不早,便拈了个视字诀,追查那枚随身附上穆千言的镇魂针下落。那飞蛾附在穆千言衣衫上,被丢在墙角里,视线里朦胧一片,只听有人微微喘息,沈星河低声问:

“你不是从小在龙窟寺跟僧人长大?怎的背上许多伤疤?可是那些僧人对你不好吗?”

只听穆千言道:

“那些伤是我小时候弄出来的。”

他本不欲再说,无奈沈星河一味好奇痴缠,穆千言只得道:

“我父亲本是江南的一个落魄秀才,叫穆茂陵,我母亲秦氏,生了我和弟弟两个。元庆三年,我年方四岁,父母带着我和一岁的弟弟回乡省亲,不幸船上遇到盗匪,父亲与弟弟身亡,只有母亲带着我逃得一命,顺水漂流到龙窟寺附近。寺中住持见我母子可怜,不时接济我们,又将寺中的几亩薄田租与我们耕种,方才勉强度日。我背后这身伤,便是当时遇盗逃难的时候,留下来的。”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