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二十七 眼泪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我昏迷的时间不长,只觉得自己仿佛死了一回,醒来时浑身上下像被拆开又重组,没有哪一处不疼。

袁大夫把着我的脉,沉着脸,断不出个所以然,只说是急火攻心,叫我好生歇息,临走时又告诉我,薛远已经没事了。

我正头脑发懵,低头紧盯着从领口掉出来的玉环,被这一句猛地唤回了魂,医学奇迹一般直接翻身下床,好险没直接栽到地上。

原本以为薛远醒得比我更晚,后来才知道他刚醒就去点兵排阵,然后又倒了回去。

此刻他安静地躺在床上,脸上的血污已经被擦干净,双眼紧闭,也许是因为伤口在疼,眉头微微蹙着,像沉在一个不太好的梦里。

周遭没有旁人,我坐在床边,掌心里放着解下来的玉环。

已经很久没有仔细看它了,但也不至于忘记了它的样子,因此可以清晰地分辨出,这晶莹的玉质中,缠绕相连的红丝少了一大半,像即将流尽的血。

第一眼看到时,惊出了一层冷汗,脑海中莫名地浮现起那场梦境,满地的鲜血,循环往复的弯道,以及道路尽头那具冰凉的尸体。

思绪裹成一团乱麻,不祥的预感如冰冻一般,不容抗拒地攀上心头。

不是没有别的征兆,比如有增无减的疲惫感,比如难以摆脱的头疼。我从前还心存侥幸,以为那句“后来不在了”也可以只意味暂时的分别,如今想来……

“阿玉?”薛远醒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