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十 影片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椅背很薄,薛远倚靠得纹丝不动,让我想到拉根绳子就能躺着睡的小龙女。

小说情节里,像他这样的高人应该很机敏,有人靠近就会啪地睁开眼防住,甚至从胳膊底下亮出一把取人性命的匕首。

然而此时我走近,什么也没有发生,他睡得很安稳,毫无防备。

灯光柔和地自上垂落,从发顶到衣襟晕染开模糊的光影。我站立良久,视线几乎融在他的身上,脚下一步也无法挪动,呼吸都被挤迫,像逐渐陷入温暖的泥沼。

他这么枕在椅背上睡一晚,钢筋做的脊椎也受不了,我又搬不动他,最终只能凑近去喊:“薛远,薛——远——”

他的防御系统终于启动,闭着眼就精准地扣住了我的手腕,他抬起头,迟缓地眨了眨眼,目光在我这儿梭巡聚焦,渐渐地清明了一些。

“何还。”他念我名字,眉间微微蹙起,声音还有些哑,沉吟了一会儿,问道,“我方才是不是说了什么?”

“没什么。”我任他抓住我,没有动作。

他收回手,有些苦恼地摁了摁眉心,撇下嘴角喃喃道:“我以后不喝酒了。”

我笑了笑:“你别把各种酒掺到一起就没事。”

他还是喝了醒酒汤,之后回房休息。这个夜晚和从前的许多个夜晚一样归于沉寂,只是我有些失眠。

我望着昏黑的天花板,在颇为激烈的自我检讨后不得不认命——我在一个不太好的时机开了窍,就像温水里的青蛙,感到痛的时候才发觉被煮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