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7 目的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作家想说的话:】

双更~

-----正文-----

7

即便被人威胁,那人也毫不慌乱,平静的站在原地,任由傅庸的手臂越来越用力的锢着他。

“你听不见吗?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比起那人,傅庸反而更像是被胁迫的那一个,慌张又不安。

“恐怕我做不到。”那人轻声说到,似乎完全不在意傅庸的威胁。

可这样轻描淡写仿佛完全不把傅庸看在眼里的态度显然激怒了原本就是虚张声势的男人,他将瓷片往下挪了挪一狠心便扎进那人的脖颈,白皙的肌肤上渗出鲜红的血液让傅庸不由得一愣。

便是这一愣神的瞬间,那人不顾瓷片还抵着他的伤口,抬起手用手肘迅速而用力的击打傅庸的肚子,这一下没有留力,打得傅庸松开钳制他的手跌坐在床上,反射性的想要干呕。

那人不知为何,也并未在傅庸跌倒后离开,反而一动不动的站在离傅庸不过三步的地方。

好半天,傅庸才压下那股难受的感觉。

如果说这么多年傅府严苛的教育除了让傅庸变得木讷顺从之外,他学得最深刻的,便是审时度势,既然明知不是这人的对手,他也不准备做无谓的挣扎,反而正大光明的打量起这个给他送了好几天饭的男人。

不,不对,眼前这人甚至算不上男人。

他长相并不出众,顶多算得上清秀,皮肤很白越发显得唇色粉嫩,身体修长纤细,可傅庸知道着看似瘦弱的少年实则力气有多大,不过不管怎么看,这人的年纪也不大,似乎才十五六岁。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