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孤客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盘王像下,殿宇罗列;盘王在上,俯瞰秽土。

长廊两侧分立巫卫石像,俱手持莲状灯座,而形态各异。南疆三十六部族长依次点亮灯烛,末盏烛火甫一亮起,重重殿门訇然而开。

入殿之人身着缀金线纹黑袍,宽袂垂然,步音寂寥空洞。

他每行一步都如挥利刃,无形中的锐气交织成一张细密错杂的网,凡其所至,人皆伏地而拜,无敢有声。

教王将新王名姓勒于碑上,迦南香气随祝词在殿中回荡。

三十六部族长伏地再拜,并念祝词。

隔绝空阔大殿与诱人权柄的帐幔无风而动,吞没新王消瘦轮廓。

他背后,是南疆百年传承的古音;呈于他目前的,是南疆渐见昏暗的夜空。

——三百一十六年,伽罗梓虚践极。

三百三十五年,王崩。

——

(元昌三年)

(南疆三百三十九年)

青芷许久未整理教中杂记,书阁门锁绣得斑斑驳驳,整理卷册随便取来一本即沾得满手尘埃。人自诩万灵之长,记性照旧难敌光阴消磨,如这泛黄的、蠹虫满布的卷轴,不定期晒书,就要被灰尘焐得发霉了。

间者庶务琐碎,诸长老恨不能分出三头六臂来。若非教王下令拾掇族史,青芷也不会有感怀世事的闲情。

年轻的教王同大长老一齐挤在故纸堆里挨灰。

焚术面前的案头大半被卷册占据,经他过目的屈指可数。早年要他一览汗青册当真强人所难,懒性未被竹板抽打殆尽,十行俱下,逮住机会就窝到一旁偷闲;如今却倒了脾性,逐章逐句读不舍手,大有废寝忘食的兆头。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