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1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10)

(一月前)

长夜枭鸣隐隐,玉轮皎皎催寒,鸣玉之声浸于溶溶月色,低不可闻。

失神之际,一双湿滑的手抚上后颈,如缎如藻般游过要害,于胸前交握。

她夜渡濠隍,满身湿冷,活似自幽冥归来。他也似忘却早前的龃龉,把她受过冻苦的十指牵进暖和的袖口,问话却清醒:“你这次来,又想换取什么?”

“换一条命,见一个人。”

“予我何物?”

“一份秘卷,一场好戏。叶双城要我为南疆去死,我便先行一步剜他的心。”

“他竟如此待你?”

“他有回受诅咒反噬,喝了我的血,才知谢氏后人的血肉于缓解咒毒有奇效。我又不是佛陀,哪来无穷的血肉来喂鹰。”

为族民而冒天下之大不韪,那倒是梓虚会做的事。

他起了兴趣,回首见她冷酷无情的一张脸,稍拉近一寸,仰首轻柔一啄:“遭人离弃才顾念起我?好狠的心哪,阿拾。”他不餍足于浅尝,纠绕舌根,极尽绸缪,她渐感不支,靠着他锢住后心的前臂坠进来,浸湿的衣衫雪片似地飘落。

“说正事前先暖暖身子。”他熟稔地撩弄,疑忌的眼将她的神情映得纤介无遗,五分情火,五分凉薄,终竟莞尔,“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你就不想……”

“想什么?”

“想风月,想云雨,想——我。”

他猝然把她按在腿上,长驱直入。

云雨暂歇,余韵浓烈,令人作呕。

他与她厮磨:“我翻遍谢府上下都寻不得谢家秘卷,阿拾是从何处得来?”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