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9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9)

金风十里楼台,丹桂九秋寓斋。

梵业衣常服于木樨下小憩,兴致一来便灌上一口花酿。她饮酒姿态娴熟且不羁,瞑睫不视,壶中酒也不曾洒出点滴。

他已了结今日课业,看着桂下人饮桂花酒,仿佛海枯石烂也不觉腻烦。但他的敛息功夫还未精深到足以瞒过恩师,她扬袖一招,曼声道:“光看我饮酒,不嫌馋得慌么?过来。”

他应答着,却不过去,靠着老树席地而坐:“又甜又软,闻着就是中原的酒,我才不馋呢。可惜族中没有,要是习得这门技艺,也好随时叫族人尝尝中土之酒的风味。”

她果然展颜,又饮了口酒:“你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闲下来教教梓虚去,有些时候,我还真受不了那只闷葫芦。”

“寡言则慎思,慎思则谨行呗。”他将那份不快收拾得滴水不漏,对梓虚大加赞誉,“比起其余成日聒噪的同门,还是有个闷些的朋友好……我挺喜欢与他一道的。”教王有多看重梓虚,他又不是不明白。

“他早年吃了太多苦,有一阵我还忧心他给苦成了傻子。”梵业道,“你二人若能相互扶持,和衷共济,我也没什么可操心的了。”

他便不苦?

这质诘已在心尖盘桓多时,日复一日受嫉恨滋养,间或伸出指爪四下抓挠。他隐在背后的手抟紧衣袍,顷刻松开,试探地问道:“王要离开南疆?”

“又被你猜着了,真是……”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