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1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洗红

文案:

我曾将自己流放至岩疆。

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女人。

她答允永生守护这片大地,穷余生还债。

(楔子)

(元昌二年)

十里亭蘅止墨,楚雨楼素心琴,时人赞曰神乎其技。

蘅止素工丹青。稽其墨迹,或草木山石,或鸟禽含灵,莫不肖实际,似为奇术所困。

我曾有幸一访十里亭。

我想请她重现一轴故事。

我入十里亭时,蘅止正在亭里小憩,远山眉不染螺黛,绛唇不点脂。她邀我坐下,翦水盈盈:“姑娘想让蘅止画怎样的故事?且说来吧。”

我的小指挨杯沿轻捺。

“故事始于百年前的南疆。”

——

(洵丰十一年)

八月戊申,朔日。护城河盘踞谢家堡外,黑水之下水草腐朽,塘泥淤积,更添腥锈。

谢拾立于危楼之巅,上闻阿鼻叫唤,下有鸮啼鬼啸,举目所及,炼狱之象。

掌上剑于四载前开刃,今朝甫得饱食。血串子凝在蜡白的腕上,焰焰如灼,烧得她方寸激荡。远目盱衡,巍巍谢家堡如同微末小灶,竟是恁般龌龊的弹丸之地,囚她困她十载有奇!

荒谬!

谢拾临风长笑,持剑一纵。

未已、未已!

南云谢家……尚有数笔旧账待她清算!

……

谢家家生子阿寻这一宿睡得很不安稳。

梦里他被阿兄拽着不放,田垄上撒腿儿追着野猴子跑。未知这泼猴惹了多少事端,追猴的人纷涌而至,将他冲得晕头转向。喧闹人声才将他的三魂从周公处召回来,未固的七魄又被眼前景致骇飞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