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于归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于归

阮岑命不好。批命者道,揣骨人说。

事实同证:当日阮家男人抱女婴过田,指望在田埂上扼死她。她安全落进软土,他跌跤刮伤腿,回家发热,几天就没了;阮岑三四岁,村中来了一个自封紫姑再世的神婆,卜算灵验,甫同女童觌面,随口道破出身经历,分毫不爽。神婆这样讨生活,大概有十数年。村人不知狡狯人有套观色术,吉与凶都按他们眼风判断,话戳心坎,不真也爱作真,这便是神婆的降世。她没得意过晚上,顶雨促步,也蹶在那片田里,苏醒便发癫,慌不择路送入兽口。村人相信,她白日为阮家灾星打卦,沾惹灾晦才不幸西去的,追根究底,还是阮岑命坏。村里凡是做爹娘的宁肯不抓开蒙的事,也三令五申,不准孩子同阮岑一道顽。年长的妇人不忘给阮家送旧衣服和不经放的果菜,如此便可以安心说闲话。

阮家娘子没法再醮,泪眼愁眉地养大一个姑娘。阮岑自幼给自己当爹,骨头更硬,女孩儿该会的她绝顶拿手;不该会的她精通:譬如抡斧头劈柴,风飒飒地舞,柴簌簌地堆。顶花猫儿泥脸上树吹叶笛,撕布裙作短打采草药、上房修瓦。年纪再大,嫌长头发不利索,喀嚓铰短。她娘见那狗啃的头发哭得昏死,弄清阮岑无意跟青年进山打狼,又喜极而泣。她有不少事体可愁,愁她早死的男人,愁她不羁的闺女,姑娘壳儿野猴芯,没人娶可如何是好。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