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依存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作家想说的话:】

正文完结啦!有人看的话,我就把全文整理好放到微博去!

微博@瑟瑟飞走

-----正文-----

韩荆长久地吻他,一遍又一遍,缠绵或凶狠,容璟槐都不给他反应。韩荆因此变得有些恼怒,有些重地咬在了容璟槐的嘴唇上。

“啊,容璟槐,你不会了吗?要张嘴,要用舌头回应我!”韩荆气冲冲地闭着眼不说话的容璟槐说,可是容璟槐好像没有察觉他的怒气一样,依旧是静悄悄的。

“好吧,好吧,”韩荆对容璟槐,永远无条件服软:“那你不动,我来亲你吧。”

祁逢顶着一身的淤青红肿,来便看见韩荆这幅疯样子。容璟槐一动不动躺在韩荆怀里,他吓了一跳,还以为看见了今晚的第三具尸体。直到走近了些,暗光下,一大片湿黏的红色血迹,再看容璟槐,面色已经灰白了。

“操!”祁逢骂了一声,一把推开韩荆,反复探了探脉搏和鼻息,居然微弱得不太能够确定死活,正欲再试时,却被韩荆碰到伤处一把撞开,疯狗一样龇牙咧嘴冲他喊:“你不要碰他!”

祁逢目眦欲裂,头疼不已,说:“你不要他活?!”

韩荆却突然乖下来,抱着容璟槐向祁逢那膝行几步,把容璟槐向祁逢推了推,却还是不愿松开环抱着绵软身体的手:“要的,要的,我要他活很久,要活得比我久。”

韩荆不知道容璟槐是不是还可以活很久,可是他真的在病床上昏迷了很久。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