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4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作家想说的话:】

其实芋圆和阿序都承受了很多(╥ω╥)

-----正文-----

余奶奶走的那天很安静。

余沅正在厨房煮面。

他端两碗面出来,把其中一碗面放在余奶奶的面前。

对面的人低着头闭着眼睛,余沅把碗往余奶奶的面前推了推“奶奶,快吃吧,一会儿面凉了就不好吃了。”

厨房里抽油烟机还在呼呼呼地响,光透过窗户玻璃打在餐桌上,餐桌上的两碗面还在冒着热气,隔着雾气看不清余沅的脸。

餐桌上安安静静的,只有余沅咀嚼的声音。

突然,余奶奶腿上的毛毯滑在地上,余沅放下筷子,单膝跪在余奶奶的身旁把毯子捡起又重新盖到她腿上,似乎在说教一般“奶奶,你还天天说我喜欢晚上蹬被子。你也是,不好好盖毛毯也会着凉生病的。”

身旁的人依旧没有说话。

余沅还在喋喋不休地说话,直到餐桌上的面已经坨了,他才扶着发麻的腿根站起身来。

“奶奶。”

“……”

余奶奶的葬礼很清冷,没有几个人来。

余沅跟着魂不守舍地办丧事,等到余奶奶下葬那天,竟淅淅沥沥地下起来小雨,安题打着伞站在他身后,余沅也站了好久好久。

破脚楼的楼道里的声控灯依旧是坏的,余沅摸黑上楼,却在踏上最后一个台阶时,声控灯亮了。

站在门前的那人转过了身,头发已经被全部打湿了,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短袖,雨水沿着黑色长裤滴答滴答地汇聚在脚底,已经成了一个小水洼。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