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第四章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作家想说的话:】

前半段没有肉,我想让感情进展的合理,更想让你们了解他们的过往,而且这个时候他们还小呢。慢慢地看吧。

肉会在他们的后半段还有番外补。

剧透一下,大概苏温是病娇少女攻。

-----正文-----

乍暖还寒时候,细雨绵密地扎入泥中,天空泛起了一层水汽。

云霭笼罩着远山,而山脚下溪流前的一间茅草屋,一位约莫七八岁的小孩在院子里练着剑,琉璃色的眼眸冰冷,墨色的长发束起用一根簪子一条发带简单固定,脸上身上流淌着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汗珠。

他不知在这雨幕里练了多久,不知年月,亦不知时日。

苏澜三岁习文,四岁习武,从诗书礼乐到琴棋书画,亦或是骑射权谋,兵法武功。

每日寅时起床,起初只觉得痛苦万分,不知学这些是为了什么,可到了如今已经不需要师父来责罚敦促。

明明是个十岁不到的孩童,心智却比寻常人要成熟稳重上许多。

自苏澜记事起,他便只有师父,寻常小孩在父母怀里的时候,他便已经会习文写字,但师父于他而言,并不算多重要的人。

他养大了自己是不错,可他养着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到后来苏澜才算是知晓。苏澜并不知师父的姓名,只知师父便是师父。

每每苏澜懈怠功课,便会得到各种各样的惩罚,有时候是饿肚子,有时候是挨打,有时候是罚跪……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haitangkanshu.com

(>人<;)